奥克兰,繁荣喧嚣与质朴自然并存

奥克兰是新西兰最大城市,拥有约150万人口。这座新西兰北岛的滨海城市是新西兰最主要的工业和商业中心,也是新西兰最大的港口,拥有现代都市的繁荣喧嚣。奥克兰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建在数十座活火山区域内的大城市。无论身处奥克兰何处,都可以看到被郁郁葱葱的植被笼罩的火山。火山喷发形成的沃土又孕育出奥克兰质朴自然的另一面。

记者 郭磊 摄

这是在奥克兰拍摄的城市风貌(2018年5月10日摄)。

奥克兰是新西兰最大城市,拥有约150万人口。这座新西兰北岛的滨海城市是新西兰最主要的工业和商业中心,也是新西兰最大的港口,拥有现代都市的繁荣喧嚣。奥克兰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建在数十座活火山区域内的大城市。无论身处奥克兰何处,都可以看到被郁郁葱葱的植被笼罩的火山。火山喷发形成的沃土又孕育出奥克兰质朴自然的另一面。

记者 郭磊 摄

在奥克兰时装周期间,一名男子站在街头的巨幅时装海报下(2019年8月29日摄)。

奥克兰是新西兰最大城市,拥有约150万人口。这座新西兰北岛的滨海城市是新西兰最主要的工业和商业中心,也是新西兰最大的港口,拥有现代都市的繁荣喧嚣。奥克兰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建在数十座活火山区域内的大城市。无论身处奥克兰何处,都可以看到被郁郁葱葱的植被笼罩的火山。火山喷发形成的沃土又孕育出奥克兰质朴自然的另一面。

记者 郭磊 摄

这是在奥克兰拍摄的城市风貌(2018年5月10日摄)。

奥克兰是新西兰最大城市,拥有约150万人口。这座新西兰北岛的滨海城市是新西兰最主要的工业和商业中心,也是新西兰最大的港口,拥有现代都市的繁荣喧嚣。奥克兰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建在数十座活火山区域内的大城市。无论身处奥克兰何处,都可以看到被郁郁葱葱的植被笼罩的火山。火山喷发形成的沃土又孕育出奥克兰质朴自然的另一面。

记者 郭磊 摄

这是在奥克兰拍摄的城市风貌(2018年5月10日摄)。

奥克兰是新西兰最大城市,拥有约150万人口。这座新西兰北岛的滨海城市是新西兰最主要的工业和商业中心,也是新西兰最大的港口,拥有现代都市的繁荣喧嚣。奥克兰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建在数十座活火山区域内的大城市。无论身处奥克兰何处,都可以看到被郁郁葱葱的植被笼罩的火山。火山喷发形成的沃土又孕育出奥克兰质朴自然的另一面。

记者 郭磊 摄

这是在奥克兰拍摄的朗伊托托岛(2018年6月13日摄)。朗伊托托岛是奥克兰邻近最年青、最活泼的活火山之一。

奥克兰是新西兰最大城市,拥有约150万人口。这座新西兰北岛的滨海城市是新西兰最主要的工业和商业中心,也是新西兰最大的港口,拥有现代都市的繁荣喧嚣。奥克兰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建在数十座活火山区域内的大城市。无论身处奥克兰何处,都可以看到被郁郁葱葱的植被笼罩的火山。火山喷发形成的沃土又孕育出奥克兰质朴自然的另一面。

记者 郭磊 摄

市民在奥克兰市中心码头参观展出的汽车(2019年11月17日摄)。

奥克兰是新西兰最大城市,拥有约150万人口。这座新西兰北岛的滨海城市是新西兰最主要的工业和商业中心,也是新西兰最大的港口,拥有现代都市的繁荣喧嚣。奥克兰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建在数十座活火山区域内的大城市。无论身处奥克兰何处,都可以看到被郁郁葱葱的植被笼罩的火山。火山喷发形成的沃土又孕育出奥克兰质朴自然的另一面。

记者 郭磊 摄

这是从奥克兰朗伊托托岛拍摄的奥克兰市区全景(2018年6月16日摄)。

奥克兰是新西兰最大城市,拥有约150万人口。这座新西兰北岛的滨海城市是新西兰最主要的工业和商业中心,也是新西兰最大的港口,拥有现代都市的繁荣喧嚣。奥克兰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建在数十座活火山区域内的大城市。无论身处奥克兰何处,都可以看到被郁郁葱葱的植被笼罩的火山。火山喷发形成的沃土又孕育出奥克兰质朴自然的另一面。

记者 郭磊 摄

两名游客在奥克兰朗伊托托岛休息。朗伊托托岛是奥克兰邻近最年青、最活泼的活火山之一(2018年6月16日摄)。

奥克兰是新西兰最大城市,拥有约150万人口。这座新西兰北岛的滨海城市是新西兰最主要的工业和商业中心,也是新西兰最大的港口,拥有现代都市的繁荣喧嚣。奥克兰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建在数十座活火山区域内的大城市。无论身处奥克兰何处,都可以看到被郁郁葱葱的植被笼罩的火山。火山喷发形成的沃土又孕育出奥克兰质朴自然的另一面。

记者 郭磊 摄

奥克兰市中心樱花盛开(10月10日摄)。

奥克兰是新西兰最大城市,拥有约150万人口。这座新西兰北岛的滨海城市是新西兰最主要的工业和商业中心,也是新西兰最大的港口,拥有现代都市的繁荣喧嚣。奥克兰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建在数十座活火山区域内的大城市。无论身处奥克兰何处,都可以看到被郁郁葱葱的植被笼罩的火山。火山喷发形成的沃土又孕育出奥克兰质朴自然的另一面。

记者 郭磊 摄

这是在奥克兰市区伊甸山火山坑邻近拍摄的奥克兰城市景观(2018年6月17日摄)。

奥克兰是新西兰最大城市,拥有约150万人口。这座新西兰北岛的滨海城市是新西兰最主要的工业和商业中心,也是新西兰最大的港口,拥有现代都市的繁荣喧嚣。奥克兰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建在数十座活火山区域内的大城市。无论身处奥克兰何处,都可以看到被郁郁葱葱的植被笼罩的火山。火山喷发形成的沃土又孕育出奥克兰质朴自然的另一面。

记者 郭磊 摄

奥克兰市中心樱花盛开(10月10日摄)。

奥克兰是新西兰最大城市,拥有约150万人口。这座新西兰北岛的滨海城市是新西兰最主要的工业和商业中心,也是新西兰最大的港口,拥有现代都市的繁荣喧嚣。奥克兰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建在数十座活火山区域内的大城市。无论身处奥克兰何处,都可以看到被郁郁葱葱的植被笼罩的火山。火山喷发形成的沃土又孕育出奥克兰质朴自然的另一面。

记者 郭磊 摄

这是奥克兰标记性古建筑之一 总督府旧址(10月10日摄)。

奥克兰是新西兰最大城市,拥有约150万人口。这座新西兰北岛的滨海城市是新西兰最主要的工业和商业中心,也是新西兰最大的港口,拥有现代都市的繁荣喧嚣。奥克兰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建在数十座活火山区域内的大城市。无论身处奥克兰何处,都可以看到被郁郁葱葱的植被笼罩的火山。火山喷发形成的沃土又孕育出奥克兰质朴自然的另一面。

记者 郭磊 摄

这是在奥克兰郊区莎士比亚半岛拍摄的海上一艘帆船,背景远处就是朗伊托托岛(2018年6月22日摄)。

奥克兰是新西兰最大城市,拥有约150万人口。这座新西兰北岛的滨海城市是新西兰最主要的工业和商业中心,也是新西兰最大的港口,拥有现代都市的繁荣喧嚣。奥克兰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建在数十座活火山区域内的大城市。无论身处奥克兰何处,都可以看到被郁郁葱葱的植被笼罩的火山。火山喷发形成的沃土又孕育出奥克兰质朴自然的另一面。

记者 郭磊 摄

这是奥克兰郊区莎士比亚半岛风光(2018年6月22日摄)。

奥克兰是新西兰最大城市,拥有约150万人口。这座新西兰北岛的滨海城市是新西兰最主要的工业和商业中心,也是新西兰最大的港口,拥有现代都市的繁荣喧嚣。奥克兰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建在数十座活火山区域内的大城市。无论身处奥克兰何处,都可以看到被郁郁葱葱的植被笼罩的火山。火山喷发形成的沃土又孕育出奥克兰质朴自然的另一面。

记者 郭磊 摄

这是奥克兰皇家游艇码头(10月10日摄)。

奥克兰是新西兰最大城市,拥有约150万人口。这座新西兰北岛的滨海城市是新西兰最主要的工业和商业中心,也是新西兰最大的港口,拥有现代都市的繁荣喧嚣。奥克兰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建在数十座活火山区域内的大城市。无论身处奥克兰何处,都可以看到被郁郁葱葱的植被笼罩的火山。火山喷发形成的沃土又孕育出奥克兰质朴自然的另一面。

记者 郭磊 摄

这是奥克兰城市夜景(10月10日摄)。

奥克兰是新西兰最大城市,拥有约150万人口。这座新西兰北岛的滨海城市是新西兰最主要的工业和商业中心,也是新西兰最大的港口,拥有现代都市的繁荣喧嚣。奥克兰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建在数十座活火山区域内的大城市。无论身处奥克兰何处,都可以看到被郁郁葱葱的植被笼罩的火山。火山喷发形成的沃土又孕育出奥克兰质朴自然的另一面。

记者 郭磊 摄

在新西兰最大城市奥克兰市中心,一辆汽车经过标记性的奥克兰大学钟楼(2018年6月23日摄)。

奥克兰是新西兰最大城市,拥有约150万人口。这座新西兰北岛的滨海城市是新西兰最主要的工业和商业中心,也是新西兰最大的港口,拥有现代都市的繁荣喧嚣。奥克兰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建在数十座活火山区域内的大城市。无论身处奥克兰何处,都可以看到被郁郁葱葱的植被笼罩的火山。火山喷发形成的沃土又孕育出奥克兰质朴自然的另一面。

记者 郭磊 摄

这是奥克兰市中心一角(2018年6月23日摄)。

奥克兰是新西兰最大城市,拥有约150万人口。这座新西兰北岛的滨海城市是新西兰最主要的工业和商业中心,也是新西兰最大的港口,拥有现代都市的繁荣喧嚣。奥克兰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建在数十座活火山区域内的大城市。无论身处奥克兰何处,都可以看到被郁郁葱葱的植被笼罩的火山。火山喷发形成的沃土又孕育出奥克兰质朴自然的另一面。

记者 郭磊 摄

这是透过窗户拍摄的雨中奥克兰街道,雨中的奥克兰给人以烟雨江南的错觉(2018年6月26日摄)。

奥克兰是新西兰最大城市,拥有约150万人口。这座新西兰北岛的滨海城市是新西兰最主要的工业和商业中心,也是新西兰最大的港口,拥有现代都市的繁荣喧嚣。奥克兰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建在数十座活火山区域内的大城市。无论身处奥克兰何处,都可以看到被郁郁葱葱的植被笼罩的火山。火山喷发形成的沃土又孕育出奥克兰质朴自然的另一面。

记者 郭磊 摄